「南方汇通股票」“一字断魂刀”再现江湖!80后富二代被控制,曾坐庄这两股导演疯狂“杀猪盘”!控盘度超80%…

股票配资 1个月前 (02-04) 7 人围观 0

庄家,富二代“杀猪板块”刘金叶被控制的消息不胫而走,因为他涉及庄南包敏和郑川股份。一些与刘金叶关系密切的资本家告诉在配资北海开户的记者,刘金叶是受关注,监管的,这是由据称操纵郑川股票的报道直接引发的。与此同时,大概率与出现“一句话令人心碎的刀”出货风格对市场的负面影响有关。

接受记者采访的人向记者证实,刘金叶作为“富二代”热衷于证券投资,采取“自营”与“外包”相结合的模式,经常通过杠杆配资在部分股票的流通中持有较高比例的股份,特别是在出货,更是趋于激进,“下出货"”往往会成为刘金叶的变现方式。

随着刘金叶操盘手定律的恢复,A股市场持续一段时间的“庄股flash crash”以及部分股票一字未落的原因也有望逐渐浮出水面。

1、自营+外包齐头并进

“之前微信沟通比较顺畅,但是12月17日最后一次互动聊天之后,虽然发了几条消息,但是没有得到刘进喜的回复。”与刘金叶关系密切的资本家王灿告诉记者。

这与刘金叶前几天接触受控新闻的时间节点不谋而合。据媒体报道,12月17日晚,刘金叶在郑州被青岛经侦带走。当时,他的一个姓,操盘手,和公司的其他相关人员也被控制。

据王灿介绍,刘金叶之前在郑川股份持有重仓时被举报,并被监管部门要求采访。但刘并没有去,随后证券监管部门将相关材料交给了公安。

“刘金叶联系不上,而且已经在圈子里传开了。这也直接给二级市场带来巨大的连锁反应。”王灿告诉记者。

典型代表是湖南省国有企业南岭民爆。这个股票是当时刘金叶的沉重打击目标之一。2020年12月18日上午,开盘,南岭民爆集合竞价立即下市,随后连续两个交易天下市,直到第四个一字下市,才开始迎来场外资金的“跷跷板”。

“这和配资大榭李跃宗被圈控的消息很像,导致浪博科技等股票数次下跌,形成踩踏事件。”王灿分析道,“从我接触到的雇主来看,12月17日晚,刘进喜被控制的消息已经传开了。以潘为代表的用人单位当晚在闲逛,直接导致第二天就失去流动性。”

由于12月17日至21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跌停板出现偏差,属于股票异常波动,根据深证交易所南岭民爆的相关规定专门进行了核实,并电话咨询了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因此,上期披露的信息无需更正或补充;同时表示公司经营状况正常,内外部经营环境没有明显变化;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也没有应披露但未披露的重大事项。

股价继续杀跌,令其他投资者担忧。12月23日,股东在南岭民爆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质疑该公司近期股价暴跌。“最近,公司的股价持续暴跌。请大家讲讲基本面,给投资者一点信心!”

南岭民爆当时回答说:“公司生产经营都很正常,基本面稳定,在好转。根据战略发展的需要,公司正在加快砂石骨料等行业布局,延伸产业链,并将积极恢复部分子公司的军工资质,进一步完善公司

王灿认为,二级市场持续下跌导致的这种股价往往从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上找不到。“从我个人的经验来看,除了像上海机场的免税合同‘黑天鹅’,出现连续跌停等案例外,还有不少案例,而股票的变化只能从二级市场基金的角度来分析。”

南岭民爆只是刘金叶在A股投资的目标之一,有受访者向记者证实,刘金叶参与二级市场是基于自营和外包齐头并进的模式。

益田投资是刘金叶的“外包”投资机构之一。双方共同提供一个股票基金账户,刘金叶跟踪监控益田投资,及时调整资产配置计划,获利。

在外包模式下,刘金叶与承包商做了明确的利益安排。根据记者获得的一份合作协议,当股票账户的总资产低于账户所有人提供的股票账户初始资本金额与年化收益12%的资本成本之和时,视为股票账户亏损。70%的损失由刘金叶承担,30%由益田投资承担。

此外,还定义了风控制标准。账户总资产损失率达到10%时,即为清算线。益田投资应停止收购股票,并与刘金叶结清头寸。如果股票被收购,刘金叶有权随时平仓。清算线内损失刘金叶承担70%,益田投资承担30%。对于清算线以外的损失,益田投资承诺对损失承担全部责任。

“我和刘进喜是北大EMBA的校友,经常交流炒股方法。”益田投资负责人华晓翔告诉记者。

虽然两条路齐头并进,但是“自营”和“外包”投入的资金是不一样的。永恒投资是爽快的,更多的是“试手”的意思。配资变强后还能买股票吗?ldquo我们的委托资金只有1000万,期限6个月。除了金融安全垫,它还规定了买卖股票,和股本的流通范围是适度的

规模、流动性好、上年报业绩不亏损,成为核心考量因素。”

按照约定,倚天投资不得购买S、ST、*ST等被交易所特别处理的股票;不得购买权证类可以进行T+0交易的证券;不得购买首日上市新股等当日不限制涨跌幅的股票,以及科创板和创业板上市新股连续5日不设涨跌停板限制的股票。同时单笔下单不得超过100万股,单只股票不得超过账户总资产的70%,单只股票的市值不得超过总市值的5%。如果股票在购买后交易额下降,则应该按照下降前5个交易日的日均交易量的30%以内持有该股票。

2、“恶庄”的一字断魂刀

媒体爆出,正川股份和南岭民爆都是刘锦烨前后所相中并重仓参与的A股公司,本次刘锦烨被捕,大概率也是因为在这两只股票上坐庄。

不过,拆解对比来看,刘锦烨对这两家公司的介入和卖出方式存在一定差别。2019年8月,正川股份股价从13元一线启动,至2019年11月涨至近34元的高位,此后便呈现A字型见顶下跌。有媒体还原的手法是,在公司股价上涨过程中,有一些配合者通过多种渠道推荐散户接盘,最后股价连续跌停板下杀,股民跑都跑不出来。正川股份庄家这种操作方式,被视为“杀猪盘”。

而南岭民爆的出货方式则相对更为暴力直接。2020年6月,南岭民爆股票价格从5元多启动,至11月股价拉升至15元以上。股价涨上去之后,庄家却反手以跌停板出货,遭遇“一字断魂刀”,直接封杀了其他资金的卖出之路。根据推算,算上配资在内,刘锦烨可能动用了8亿至10亿的资金在南岭民爆上坐庄,且对这只股票的控盘度可以高达80%以上。

图片

按照多位操盘手公认的观点,“一字断魂刀”这一操盘手法为徐翔首创,此后被“温州帮”发扬。在不少操盘方和市场人士眼中,“一字断魂刀”式的跌停出货,刀刀断魂,寸草不生,杀伤力相当惊人。

花小翔对记者表示,“我曾经劝过刘锦烨,不要对单一一家公司的流通股高度控盘,一般不要超过50%。但是他非但没听,反而认为我过于保守。”

通过刘锦烨操盘手法的复盘,在A股市场中间歇性出现的部分庄股闪崩和一字跌停的运作手法,或也在浮出水面。

2020年下半年以来,A股市场出现不少一字跌停股,这些个股多是在公司基本面没有发生变化的前提下无来由连续跌停,被市场人士视为遭遇“恶庄”魅影。

“股市最害怕的就是没有流动性,这会带来恐慌情绪叠加和卖盘进一步放大。”花小翔都记者介绍,“虽然关于刘锦烨具体的股票操作,我不知情具体,不过他问过我,股票怎么出货,我告诉他合规出货的方式是涨停板,只吃鱼头和鱼身,留鱼尾给别人。不要买太多流通盘,要合规,别违法。”

王灿则对记者表示,实际上,A股市场中的庄家向来分有“善庄”与“恶庄”之分。善庄的操作手段较为温和、善良,不单自己赚钱,也让跟风盘获利,个股基本面较好,股价波动幅度不大,庄家控盘能力极强。恶庄的操作手段凶狠,股价波动幅度较大,股价大涨大跌,吸货时拼命打压,拉升前期则拼命洗盘,把市场中绝大部分的跟风盘赶下车,出货时更是震荡幅度极大,甚至采用打压出货和跌停出货。

花小翔指出,A股生态在加速优化,不过从目前来看,部分个股的“坐庄”时代并没有结束。“投资最重要的是坚持价值驱动。因此在我看来,无论是正川股份还是南岭民爆,刘锦烨一开始就选择错了。一个原本就是老庄股,另一个也是很少有主流机构去调研的军工公司。”

3、庄家与配资客的交织

在花小翔看来,没有受过处罚的操盘手,通常都有一种固执的激进心态。“从刘锦烨案例来看,最终害了自己、害了散户,也害了市场。”

资料显示,与李跃宗类似,刘锦烨是“80后”,是青岛当地的“富二代”,家中从事房地产生意。不过,他对做实业没兴趣,对于证券投资则格外热衷。

王灿介绍,虽然具有很高身家,不过在而在操作股票时,刘锦烨不仅使用自有资金,而且还找寻场外配资,放大杠杆。这一说法,与刘锦烨认为花小翔所在投资机构的操盘模式“偏保守”的态度相呼应。

也正是在场外配资模式下,也往往在某一只个股的异动中,“庄家”和配资客角色往往会出现交织。

花小翔分析说,这种交织很容易理解。“比如,提供配资的资方作为优先资金方,知道庄家的持仓,便很可能也参与其中,变身另外一个隐形庄家,期待被其他资方抬轿子。不过一旦事发,就会引起连锁反应。南岭民爆案例就是一个典型证明。”

“无论是王思聪选择股权投资,还是刘锦烨采取证券投资来看,中国已经开启富二代创业时代,虽然赛道不同,但是失信和涉嫌违法都是需要避开的雷区。”花小翔对记者表示。不过,花小翔同时对记者表达了自己的不解:“富二代”那么高身家,为什么偏偏青睐炒股而不潜心实业?在炒股过程中为何不找到专业机构规避风险?即便自身来做,为何又连相关风控和法律顾问服务都难言健全呢?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