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704资金流向」两天蒸发289亿!A股最强“包租公”罕见连续跌停:59只基金“踩雷” 爆红的张坤也中招…都是“一纸协议”惹的祸?

大盘指数 3周前 (02-03) 7 人围观 0

「600704资金流向」两天蒸发289亿!A股最强“包租公”罕见连续跌停:59只基金“踩雷” 爆红的张坤也中招…都是“一纸协议”惹的祸?

(原标题:两天蒸发289亿!A股最强的“包租人”很少连续倒下:在基金“踩雷”的59名张坤也被招了进来……都是“纸上谈兵”造成的?)

太可惜了!

在A股,短暂调整后,它再次迎来了一个上涨的市场。

2月2日,A股三大指数震荡全天上涨,集体收盘。

收盘时,上证指数上涨0.81%,至3533.68点,深证成指上涨2.07%,至15335.66点,创业板指数上涨2.17%,至3228.70点。

然而,只有1000亿白马股再次下降。

短短两天,其市值蒸发了289亿元。

更令人惊讶的是,这轮灾难性下跌的“罪魁祸首”是一份补充协议。

A股最强“包租公”罕见连续跌停

今天(2月2日),上海机场延续了出现降停板的趋势。截至收盘,上海机场收于63.99元,比停板的订单减少了85万多份

短短两天,上海机场股价下跌约20%,市值从最初的1522亿元跌至最新的1233亿元,蒸发总额289亿元!

上海机场是中国三大国际交通枢纽之一。

曾经被资本市场高度重视。过去几年,总体表现相对强劲,出现几乎没有剧烈波动

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严重的2020年,上海机场依然顽强到只跌了不到3%。即使在2015年的“股市崩盘”中,出现也没有经历过如此悲惨的下跌。

对此,上海机场近日宣布,公司股价已连续两天下跌。经公司自查及控股公司股东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查询,无应披露但未披露的重大事项。

都是“一纸协议”惹的祸?

事实上,这一轮“悲剧性的下滑”与上海机场上周五发布的两项公告有关。

首先是2020年的业绩预测。上海机场预计2020年亏损12.1亿-,2019年盈利50.3亿。

另一个公告是上海机场与日商免税银行(上海)签署的关于免税店经营权的《补充协议》,修改了上海在浦东机场经营免税店需要向公司支付的费用(租金)等相关条款。

根据协议,上海机场2020年收到的免税店租金将从最初估计的下降41.58亿元人民币,瞬间达到11.56亿元人民币

也就是说,“包租公”上海机场本来稳赚的30亿元没了.

这也是其股价连续两天下跌的重要原因。

这可以从市场已经转向偏向议价能力更强的中国这一事实看出来。

截至2日收盘,中国CNBC上涨8.17%,至人民币331.01元,盘中高点为人民币333.3元,创历史新高,成交额为人民币58.4亿元。两天市值增长600多亿,相当于上海机场的一半。

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没想到有一天,我在上海机场屋檐下免租的时候,竟然“打”到了包机人。

这是怎么回事?

往年的保底高租金不再

2018年9月,上海机场与中国自由贸易总公司下属子公司日商上海签订全新免税店经营权转让合同,规定2019年和2025年,日商上海应向机场支付每月销售额的42.5%作为租金,或每月向机场支付保底销售佣金,以较高者为准。

如果上述保证销售佣金的方法被一个通俗的解释所取代,就是你在浦东机场的免税店里买了1000块的化妆水,有425块其实是归浦东机场的。

当时,浦东机场预计7年内收入至少410亿元。其中2020年为41.58亿元,未来五年将逐年增加。

如果采用保底销售提成,浦东机场免税店总面积为1.69万平方米,相当于浦东机场每年收取的上海免税店平均“租金”,达到34.6万元/平方米。

近年来,《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免税店项目经营权转让合同》的实施是来自免税销售等非航业务的收入,是上海机场净利润持续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非航空收入增长的重要推动力

纵观上海机场2019年年报,可以发现其非航空收入的绝对值(68.61亿元)和增长率(28.39%)远高于航空收入(40.84亿元,同比增长2.88%),其中商业餐饮收入(54.63亿元,主要是商业租金等。)已经占到总收入的一半。

因此,即使浦东机场2020年在出现的主营业务量为负,根据与日商签订的协议,日商免税店2020年仍将向上海机场支付至少41.58亿元人民币的“保底销售佣金”,上海机场2020年的业绩将受到疫情的影响,远远低于其他机场。

然而,自2020年3月起,疫情的暴发,让这一份2018年签订的协议并没能在2020年顺利实施,,上海机场和日本开始按照《补充协议》的新结算方式履行合同。根据新协议,上海机场2020年收到的免税店租金从最初估计的41.58亿元人民币立即增加到下降的11.56亿元人民币

补充协议意味着,

ng>日上上海要交给浦东机场的租金,将从保底固定的,变为与浦东机场国际及港澳台地区航线的客流紧密相关:国际客流少了、免税店营收少,上海机场就拿分成,但当国际客流多了、免税店营收多了,上海机场却只能拿有上限的保底。

根据招商证券的测算,预计2021-2025年浦东机场的国际客流分别为1348/3466/4159/4575/4895万人次,其中2021-2022年分别为2019年的35%/90%,至2023年可超过疫情前水平。据此可计算2021-2025年免税租金收入分别为21.9/38.8/43.9/56.6/62.9亿元,较原有合同的保底额度分别下滑52.0%/38.4%/36.0%/24.2%/22.8%。

足见,这份“补充协议”对上海机场未来盈利能力的“杀伤力”有多大!

58只基金“踩雷”

爆红的“公募一哥”张坤也中招

作为白马股,上海机场曾是机构抱团的稳定对象。

而眼下,其罕见的连续跌停,也让不少基金“中招”。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合计有27家基金公司旗下的共59只基金产品持有上海机场股票,合计持有4887万股。

其中,张坤执掌的易方达中小盘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买入上海机场最多,持有数量达到2180.01万股。

不过,易方达中小盘规模超400亿元,上海机场的占比约在4%,而昨天,在上海机场跌停后,易方达中小盘在其它重仓股的提振下,净值仍涨超1.3%。

记者注意到,张坤管理的易方达中小盘最早于上海机场的2016年年报中出现,彼时持有约295万股,此后更持续重仓上海机场。结合2020年三季报,去年第四季度,易方达中小盘还对上海机场进行了加仓动作,增持数量约220万股。

其次是汇添富基金、广发基金,两家基金公司旗下的产品合计持有上海机场股份数量也超过了1000万股。

还要再跌30%?

与该股罕见跌停相呼应的,是机构罕见的下调目标价报告,并且是多家机构“组团”下调目标价,甚至于下调评级等级。

其中,高盛公司分析师Justin Kwok将上海机场评级下调至卖出,目标价73元,之前的评级为买进。中金公司对上海机场下调评级,并降低目标价6.7%至70元。

中金公司研报表示,由于国际线恢复尚需时日,加之预计上海机场2021年免税收入仅12亿元,低于此前预期,下调2021年盈利预测95%至1.5亿元。

国泰君安交运分析师郑武表示,上海机场免税合同调整低于预期,海南离岛与线上渠道等降低了对机场免税渠道价值的预期,机场议价能力减弱,未来T3扩建将降低长期ROE,下调目标价至42.51元(原68.31元)。也就是说,在郑武看来,较上海机场最新价格63.99元,公司还有超30%的下降空间。

不过,仍有机构对上海机场持有较为乐观的态度。

兴业证券研报认为,疫情冲击不改变上海机场的长期经营趋势,看好国际枢纽机场长期价值。行业正常化后有上海机场望开启新的产能周期。从免税业务的发展来看,新合同使得低客流情况下机场收入较实际销售情况显著放大,租金恢复将快于客流恢复;进入恢复阶段后,日上实际承担的单位旅客费用降低,从机场长期发展的角度看,在渠道竞争加剧的情况,有利于维增强机场渠道竞争力。维持审慎增持评级。

此外,光大证券虽认为,在海外旅客需求恢复不确定的情况下,上海机场放弃未来免税业务或有的超额收益转而获取短期确定性收入,经营策略略显保守。不过,该券商研报仍表示,修订免税经营协议,公司短期免税提成收入增加;随着新冠疫苗接种稳步推进,航空出行需求恢复确定,公司基本面将在2021年发生反转。基于浦东机场的区位优势,认为公司仍能享受一定的估值溢价,维持增持评级。

为啥要签这份“不利己”的协议?

相比于保底与分成二者取高的结算模式,新的补充协议明显上海机场的话语权降低了不少。

而上海机场从此前的强势到现在的“认怂”,背后的原因并不仅仅是疫情带来的客流量减少,还有对越来越多分食“免税”蛋糕的竞争者的焦虑和应对

竞争者首先来自中免公司自身在加速布局的线上免税销售业务

早在2020年5月疫情初期时,浦东机场日上免税店就推出了“会员优选券”,购买后可以获得日上的网购资格,不用护照、不用去机场就能买买买。“会员优选券”可在浦发银行APP或携程APP购买,购买并绑定手机号后可在日上APP进行购物。

可以说,疫情带来的线下免税销售的减少,加速了日上在APP等线上业务的布局,同时也意味着减少了对机场等线下免税销售渠道的依赖。

另一批竞争来自获得免税牌照的新进入者们。

近年来,包括王府井,海旅投,海发控,中服免,深免等陆续获得免税牌照的消息,每次都可以让相关上市公司来一波涨停,他们不仅是传统的免税大佬中免公司的竞争对手,新进入者们在不同渠道的免税销售布局,也同样影响着上海机场的免税销售规模。

时代真的变了!

明星基金经理张坤在接受采访时,曾被问及“上海机场和中国国旅都有免税概念,但机场是重资产,旅游是轻资产,怎么选?”

随即,他提出了掀桌论:谁敢在谈判上掀桌就买谁。

张坤解释称:买一个公司,一定要看在谈判过程当中,谁是敢掀桌子的那边,谁更不依赖谁,谁更不怕这个合同做不成,谁更难找到替代者。机场是流量方,它不依赖于别人,只需要找一个变现方而已。旅游公司可以做变现方,但是离了流量方,非常艰难。

从海外的经验来说,流量方最终拿走了利润的大部分,变现方拿到的很有限。在行业景气周期当中,你可能看不出议价能力强弱的差别。但一个企业会遇到顺利的时候,也会遇到不顺利的时候,议价能力会保证它在困难的时候,稳定性会高很多。

然而今非昔比,这次敢掀桌子的一方,已然从“包租公”变成了租客。

上海机场“躺赚”的日子正在一去不复返!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