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106资金流向」全球经济动能蓄集恢复 汇率波动下更要关注市场情绪变化

大盘指数 1个月前 (01-27) 6 人围观 0

「601106资金流向」全球经济动能蓄集恢复 汇率波动下更要关注市场情绪变化

(原标题:全球经济动能积累恢复汇率波动,也改变关注市场情绪)

人民币汇率继续红飘。

1月27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4665,上涨182点。同期拉升,开盘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突破120点,先后突破6.47和6.46两个关口。与此同时,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上涨逾50个百分点。截至北京时间27日17时15分,在岸人民币和离岸人民币分别为6.4663元和6.4782元。

此时,全球经济也显示出动能积累恢复的迹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于当地时间1月26日将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测上调至5.5%,明年经济将增长4.2%。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1月24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欧美日发达经济体海外直接投资(FDI)大幅下降,中国成为2020年最大的外国投资者。

人民币有望或将在出现成为新货币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攸欣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最近出现市场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相关因素可能正在尽快抵达拐点或拐点。因此,对人民币汇率走势的判断可能需要进行修正,即2021年初或去年年底的单边看涨判断可能倾向于双向波动更大。

关于调整的原因,王攸欣认为,虽然国内形势依然良好,但汇率变化主要取决于外部因素。“汇率价格是相对价格。目前,海外因素发生了新的变化,这些变化将对今年的人民币汇率产生影响。”

去年底,市场判断人民币将继续升值。

“然而,最近的数据显示,尽管全球经济复苏势头仍然疲软,但势头开始聚集,欧美国家加快了疫苗接种,普遍采取了强有力的刺激政策”,王攸欣补充说,“经济复苏好于预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刚刚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上调了全球经济增长预测。因此,随着海外经济动能的积累,中国相对于海外的经济复苏优势将逐渐缩小,这将影响人民币汇率的走势。”

此外,王攸欣认为,影响人民币汇率的另一个主要外部因素来自美国。“首先,拜登政府上任后将实施更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并迅速启动1.9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与此同时,市场对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讨论正在升温,推动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陡峭,中外利差实际上开始缩小。”

“尽管美联储实施的宽松政策对美元不利,但货币政策转变的预期将提振美元,”他表示。“此外,新任财政部长耶伦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或工作方法——她非常擅长传递话语。引导市场预期,避免宽松财政政策对美元和指数,的干扰,保持美元和指数"的相对稳定

市场上不乏对“人民币后续走势”的讨论。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CIO)1月25日宣布,未来6至12个月人民币将向6.2水平移动,即潜在升值幅度在4%左右。

年初人民币处于波动状态,但最近两周主要巩固在6.45-6.50区间(今天上午报道离岸汇率为6.4927)。一些市场人士认为,近期资金大规模南向流入港股,影响了人民币升值步伐,但瑞银认为,部分原因是美元因国债较高收益率而停牌和走弱

王攸欣预测,今年上半年美元的指数将保持基本稳定。今年下半年,随着美国经济的加速复苏和通货膨胀的反弹,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预期将进一步增强

开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在研究报告中表示,由于中美经济、中美利差、资本流动和最新政策声明等因素的影响,人民币升值可能即将结束。随着美国经济先于欧洲修复,美元的指数将逐渐走强,这将结束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此外,缩小中美利差、减缓外资流入也有助于缓解人民币升值压力。

通常,在中美利差逐渐缩小的过程中,海外资本流入的动能会减弱,这将有助于缓解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当中美利差较高时,外资更快流向人民币资产,进而对人民币汇率产生一定影响。

瑞银认为,在过去两周内,根据“港股通”五天平均资金净流入,平均每天有15亿至20亿美元资金流入港股。“去年7月至10月期间,资本继续南下,这并没有改变人民币稳步升值的趋势。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预计将强劲反弹8.2%。尽管基数效用存在,但国内经济显然已经接近趋势的增长。因此,人民币对美元的利率优势今年将保持在200至250个基点,吸引追求盈利的投资者。”

全球经济已进入复苏轨道,市场情绪在关注人民币走势下发生变化

根据贸发会议的上一份报告,去年对美国的外国直接投资下降了49%,至1390亿美元。然而,对华直接投资增长了4%,达到1630亿美元,自1978年以来首次位居世界第一。

与此同时,在中美之间明显的利差下,在利益驱动下,外资涌入中国国内债券市场。

国际金融协会(IIF)发布全球资本流动报告称,2020年12月,流入新兴市场国家的投资总额约为459亿美元。其中,有132亿美元流向中国股市;债券市场流入量为166亿美元。根据渣打银行全球研究部发布的利率市场展望,在各种因素交织下,2020年外资流入国债的规模将达到1万亿元左右,2021年将增至1.3-和1.5万亿元的历史新高。

这样,如果人民币双边最近加强了它的双边波动,趋势和外国资本就会流动

向会否改变,其结果又将如何?

王有鑫认为,流入的大趋势不会发生变化,但部分套利资金可能会受到影响。“因为FDI更多是长期资本,当前中国经济增速仍全球领先,跨国企业在中国的收益率远高于全球平均,所以人民币双向波动对FDI的流入不会造成实质性影响。”

但他提示称,从债权资本来看在汇率双向波动下,更多要关注股权资本波动。如果市场形势发生变化(如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可能导致短期资金逆转与回撤,此种异常流动的风险更值得关注,由此进一步影响市场预期。

“从2018年以来,沪深港通下的资本流动虽然规模不算大,但基本上与股市涨跌方向一致,由此成为市场风向标及‘聪明钱’的代表。所以若出现短期异常现象或会引发市场情绪变化,进而放大对市场的影响。” 王有鑫补充道。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