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火腿股票」这公司三大股东“要钱,不要权”,一伙“对赌人”齐聚一堂

股票开户 2个月前 (01-11) 12 人围观 0

(原标题:这家公司的三大股东“要钱,没权”,一群“赌徒”凑在一起)

敖静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敖静医疗”)有一点特别。其前三名股东是金融投资机构,声称他们想要钱,不想控制,但实际控制人的持股比例并不高。许多与实际控制人签署赌博协议的股东人持股比例高达71.92%。

如今,这样一家“齐心协力”寻求在股东上市的公司,将于1月13日在科技创新板IPO中相遇。

扣非前后增速差异大

敖静医疗在发布会草案中表示,公司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和利润主要来自矿化胶原蛋白人工骨修复产品。我们的产品主要用于骨科、口腔或整形外科和神经外科的骨缺损修复。其中,“BonGold”产品获得FDA 510(k)市场准入许可,用于骨科骨缺损修复。成为国内首家也是唯一一家获得FDA 510(k)市场准入许可的人工骨修复产品。

《IPO日报》发现,虽然敖静医疗在2015年7月9日获得FDA 510(k)市场准入许可,但敖静医疗的海外销售收入直到2017年仍为0。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敖静医药在-的海外销售收入分别为230.08万元、296.07万元和41.86万元,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的1.86%、1.76%和1.01%。

image.png

(许可证摘要,数据来源:上会稿)

在国内市场的情况下,-敖静医疗2017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以下简称“报告期”)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100万元、1.24亿元、1.69亿元和4200万元,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分别为2353.2万元、3298.5万元和6778.49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敖静医疗2019年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05.5%,但扣除后归母净利润仅增长58.7%。《IPO日报》发现,造成这种差异的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敖静医药2019年计入非经常性损益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高达1271.98万元;二是敖静医药2018年加快股权激励的行使,导致公司2018年股份支付费用1778.22万元。

营收仰仗经销商

敖静医疗的业绩增长取决于经销商。

敖静医疗的销售模式主要是分销模式,其中分销模式分为买断模式和代理模式。报告期内,-分销买断模式的销售收入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的99.51%、97.5%、98.08%和98.75%。因此,敖静医疗的前五大客户大多是买断经销商。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被上海市科委创新板否决的星加生物,被要求说明经销商的终端销售和期末库存,经销商是否根据其终端客户的需求从公司采购,国外经销商的期末库存,经销商的期末库存水平是否合理。

这主要是因为怀疑星加生物借助经销商虚增利润。这类上市前利润虚假高的企业,上市后往往会变脸。

上海市科委创新板还要求兴家生物解释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以及是否通过放宽信贷政策来促进销售,以及使用经销商储存商品来提前确认收入。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经销商可能与公司不是“同组”,但也可能间接使企业的利润人为地高。

天空调查显示,在敖静医疗的一些主要客户的年度报告中,出现的社会保障缴费人数为0。

例如,在报告期内,北京宏豪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豪谷科技”)是敖静医疗2020年上半年的第一大客户,也是其余期间的第二大客户。红昊谷科技的销售额分别为897.22万元、974.33万元、985.83万元和381.95万元,分别占敖静医药主营业务收入的9.82%、7.88%、5.85%和9.17%。

根据天空调查,社会保险的缴纳人数

在2016年至2019年的年报中,前五大客户上海北河商贸中心社保缴费人数为0。

image.png

(社保缴纳情况,数据来源:天眼查)

此外,敖静医疗的主要供应商也出现了年报中社保缴费人数为0的情况。例如,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敖静医疗最大的供应商陕西浩兴医疗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在股票牛赚了1000万配资,2016-2019年年报社保缴费人数均为0。

有从业者告诉《IPO日报》,天眼超的这部分信息取自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企业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并不多

新披露似乎是常态,这可能造成数据不准确和延迟披露。

知名律师严义明对IPO日报表示,虽然法律没有规定罚则,但企业应该及时更新相关数据。

需要指出的是,不管上述企业社保缴纳人数是0,还是其他小于10的数字,均可以显示出这部分企业的体量明显小于奥精医疗。

上市前的“稳定”

从股权结构来看,奥精医疗实控人为胡刚、崔福斋、黄晚兰,其中胡刚为崔福斋和黄晚兰的女婿,三人合计控制奥精医疗28.07%的股权。

2019年5月,奥精医疗股东嘉兴华控、北京奇伦天佑、BioVeda、上海百奥财富、COWIN、国投创合、杭州镜心、中小企业发展、厦门中南星火、厦门中南弘远、潍坊高精尖、南通乔景天助、北京宏福与实控人签订了股东协议。这份股东协议的目的是为了统一此前签署的一系列对赌协议。

IPO日报初步统计,与实控人签署该协议的股东合计持有奥精医疗71.92%的股份,是奥精医疗实控人持股比例的2.56倍。

2020年4月和2020年6月,奥精医疗相关对赌协议被终止,但截至目前仍有“复活”的可能,即奥精医疗上市申请未被受理、被劝退、被撤回、被终止审核等情形下,赎回权可重新溯及生效。

另外,作为奥精医疗前三大股东的嘉兴华控、北京奇伦天佑、BioVeda合计拥有奥精医疗36.83%的股份,它们在上会稿中郑重声明并承诺,它们系财务投资机构,对奥精医疗的投资以获取投资收益为目的,并不谋取奥精医疗的控制权。

这就意味着,如果奥精医疗成功上市,这些财务投资机构可能会减持套利。同时,奥精医疗实控人彼时控制的股权,也因IPO稀释至只有21.05%。

关于公司如果成功上市,实控人的控制权是否稳定等问题,IPO日报向奥精医疗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